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汽车知讯 2022-11-24 21:54 Au: 解说汽车

忙忙碌碌又是一年,转眼间2022年顿时就要进入尾声了。以今朝新能源汽车范畴竞争的剧烈态势而言,一年时间足以让一个企业发生过山坡式的转变。也许年头还是志自得满,到年末的时候就变得焦头烂额了。在这个行将迈步跨过2022年的时候,我们就来看看,哪些车企生怕年关难过。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威马汽车

威马汽车年关难过的焦点原因就是缺钱。年头的时候,威马还志在冲刺港股IPO;年中的时候,威马CEO沈晖还由于高额薪酬上了热搜;然而进入年尾的时候,威马已经到了需要降薪过冬的境界。

11月21日,沈晖发布致全部员工的沟通讯,称为了应对资金压力,将通过一系列财政办法下降运营本钱。大致办法就是,发薪日从月初延迟到月末,普通员工工资七折发放,高管的工资更是对半砍,取消今年度各类名目标奖金、补助等。这已经不是威马汽车第一次降薪了,早在2020年的时候,威马汽车就有过取消全员年关奖,高管降薪的先例,彼时也致使了一批高管离职。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由于销量迟迟不见增长,威马汽车的资金链一直都处于捉襟见肘的状态。2019年-2021年威马汽车营收17.62亿元、26.71亿元、47.73亿元。同期净亏达40.4亿元、42.25亿元、53.63亿元,烧钱速度在未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傍边可以说是一骑绝尘。

原本寄希望于登陆资本市场融资,然而去年威马汽车折戟国内科创板,今年6月冲刺港股又迟迟没有成果。从威马汽车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可以领会到,截至今年3月底,威马手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合计唯一36.78亿元。而威马的持久告贷有66.7亿元,短期告贷22.8亿元。4月威马又向银行借了两笔贷款,合计10亿元,为期两年。假如威马不能在2023年6月30日前完成IPO,银团将有权要求威马提前了偿全部或部分贷款。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但今朝威马汽车的IPO进程还停留在审核阶段,而且还有几天就将失效。失效之后,威马需要在三个月内更新财政数据和其他需要表露的信息,才能继续IPO。时间对于威马汽车来说,确实是所剩无几,能否熬到明年景功IPO还是一个未知数。

小鹏汽车

小鹏汽车不差钱,但这个年关注定也欠好过。去年小鹏汽车就是新势力中的销冠,今年上半年小鹏的销量也还是稳居第一的位置,重磅新车小鹏G9未上市时就已经是热力十足,没想到这却已经是强弩之末。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小鹏G9的上市表示没有到达预期的高度,反却是由于设计过于复杂,套路满满的选配和定价,遭到消费者的一致埋怨,从而也表露出了小鹏在运营和产物策略上的一系列问题。如梦初醒的何小鹏随即屡次召开会议反思,并在公司内部起头着手了一场深度的组织架构调剂。

这场调剂的强度和意义被媒体评价为不亚于2018年腾讯的930调剂。昔时腾讯大马金刀地对多个业务部分进行整合,终极用一年的时间换来了资本市场对腾讯的重新看好。而这次小鹏的调剂,成立五大虚拟委员会组织,建立三个产物矩阵组织,拉通公司各条线业务线,几近是围绕着从产物到市场、客服、传布、销售、培训、销售治理等各个职能业务闭环的全面调剂。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但即即是这样一次大范围的调剂,也不成能在短时间内看到成效。从10月起头小鹏的销量就起头大幅下滑。单周销量唯一千余台左右,显现环比下降趋势,而且已经大幅落后于其他一线新势力品牌。据国内某汽车媒体整理的一份10月份国内造新势力销量图表,小鹏汽车已经跌出前6。

调剂的阵痛至少要延续数月之久,甚至可能要等到明年一季度P7改款上市才能看出是否有成效。在这段时间里,小鹏的日子难熬。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极狐汽车

原本以为今年会是极狐汽车突起的一年。究竟从去年起头,北汽新能源进行了一系列的高管调剂。“75后高管”刘宇出任北汽蓝谷董事长,技术身世的“80后”代康伟出任北汽蓝谷总司理,专业媒体人身世的王秋凤担任极狐汽车总裁。极狐汽车看上去像是一副要大胆用人,向上突破的势头。

今年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起头顺利交付,极狐持续砸重金冠名崔健、罗大佑的线上演唱会,似乎也暗示了极狐汽车终于有了要起头“战斗”的样子。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可是到了年尾,一切“归零”。极狐汽车总裁王秋凤忽然离职,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系列北汽蓝谷的人事变更。这几近是宣告了近两年针对极狐汽车调剂和策略的失败。

回过甚来再看数据面,即使是已经砸钱做营销了,极狐汽车今年前三季度的总销量也仅仅只有8138台,一场在线人数以千万计的线上演唱会弄下来转化率可能近乎为“0”。而极狐的母公司北汽蓝谷,也继续在吃亏中不能自拔。财报显示,北汽蓝谷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7.07亿元,同比下滑6.4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吃亏约35亿元,同比下滑32.35%。

有的降薪过冬,有的高管离职,这些车企年关难过

不管前任高管们能力如何,但在新的带领班子尚未搭建,团队又要重新磨合的布景之下,极狐汽车注定还要继续在泥潭中挣扎。我就很好奇想问一句:像极狐这样的表示,还能期待有年关奖吗?

写在最后:

年关难过年年过,日子难熬还得熬。就像每届世界杯都没有中国队,大师还是一边吐槽一边追着看,心里还是渴望着四年之后能看见国足。衷心希望这些车企能够扛住压力,度过难关。明年此时,没有吃亏缺钱,没有调剂裁员。(文/优视汽车 老炮)

注:配图来自网络,权利归原作者所有,一并感激!本文仅代表作者小我概念,不代表优视汽车的态度。

文章来源【优视汽车】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声明】车城网发表的该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立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