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聚焦 |华晨集团重整二次延期 宝马收购难落槌一汽身影隐现

汽车大家(稿源) 2022-4-9 23:03 No.1017

摘要:在华晨重整二度延期,以及宝马收购华晨制造陡生变数的情况下,一汽将扮演“特殊角色”的可能性正在变得越来越高。


文 | 周菊


备受业内关注的华晨集团破产重整计划草案再次延期。12月3日,华晨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金杯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出具的《告知函》,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2022年6月3日。


这已是华晨重整计划第二次延期。今年9月3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案的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2021年12月3日。


重整计划草案的一再延期,让华晨的破产重整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有媒体援引华晨集团内部人士的发言称,重整计划推迟的理由是由于疫情或疫情防控措施对重整工作的影响,且华晨可能要重新招募投资人。经济观察报记者试图联系华晨内部人士,但截至发稿未果。


事实上,在该延期公告发布前几天,有关华晨重组生变的另一则消息已经传出。针对已被宝马收购华晨旗下的华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华晨制造)的项目,有媒体援引华晨集团内部人士的发言称,“


中华(参数|图片)(华晨旗下自主品牌乘用车)工厂被宝马收购的事情已经被叫停,在中华车间的宝马相关工作人员已经撤走。”对此消息,经济观察报记者向宝马中国求证,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这一消息将宝马和华晨的复杂关系,以及华晨宝马的股权变动再次拉入公众视野中。今年8月31日,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案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大会,会上对包含宝马中国以16.33亿元收购中华汽车品牌(后宝马中国澄清为“华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在内的三项议案,经由债权人表决全部通过。10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对宝马中国收购华晨汽车制造股权案进行简易案件公示。


而据上述最新消息,宝马收购华晨制造被叫停是因为华晨认为16.33亿元的价格太低。并且除宝马之外,出现了另一个意向竞标者——一汽集团。消息称,华晨汽车内部人士透露,近期一汽相关领导正与华晨集团高层会面。


对此,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一汽集团内部人士,但该人士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件(一汽与华晨高层就收购进行接触)事情”。但11月初,辽宁省相关领导会见一汽集团高层,并谈及加强一汽在辽宁汽车业投资的新闻,也为一汽或将参与华晨重组再添一层可能性。


一汽并不是第一次与华晨的整合绑定在一起,早在2009年,在振兴东北制造的大主题下,一汽重组华晨的讨论就曾出现。华晨集团在去年11月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今年2月即有消息传出,一汽集团考虑收购宝马在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在香港上市的华晨中国,并将其私有化,后被华晨中国否认。


一汽为何三番五次的出现在华晨的未来命运猜测中?为何在宝马收购华晨已接近铁板钉钉时,一汽仍被认为有中途截胡的可能性?“与宝马不同,一汽可能瞄准的并不止是华晨制造这一个标的,甚至可能是整体参与华晨的破产重整,将其整体兼并重组”。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解读称。在业内来看,无论从地缘经济还是发展需求上,一汽参与华晨的破产重整也都具有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宝马中国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宝马将按照国家政策规定继续推进此项目”。这一表态让华晨的破产重整更添迷雾。


宝马不是唯一选择?


去年11月,身负619.84亿元巨额债务和高层腐败丑闻的华晨集团轰然倒下,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作为东北重要的地方国企和制造业支柱之一。华晨与宝马的合资前景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关注。虽然宝马方面澄清华晨重整范畴不涉及合资板块,但业界普遍认为,对于即将获得华晨宝马合资公司控股权的宝马来说,华晨的重组很可能成为利益谈判的重要内容之一。


事实证明,直至今年7月,华晨重整始终未出现合适的接盘者。8月,宝马中国以收购者的身份出现。大量债权人的存在和合资伙伴作为收购方的处理方式,让业界没有对16.33亿元收购价的高低进行细究。


但在华晨内部,这一出价似乎并无惊喜。据此前报道,华晨内部对宝马中国收购”中华”汽车(后澄清为“华晨制造”)的议案通过率并不高,同意金额只占出席会议债权金额的57%,是会议三项议案中通过比例最低的议案。而这也为之后的变数埋下了伏笔。


据相关报道,在16.33亿元的价格中,资产部分的出价为12.33亿元,包括土地使用权3项,价值2.4亿元;房屋建筑物19项和构筑物20项,价值7亿元;机器设备179项,价值2.93亿元;以及华晨集团持有的华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权,由于资产与负债相抵,价值0.45万元。另有4亿元的溢价,后者是为整车生产资质支付的价格。


华晨制造已经在事实上实现了对华晨集团旗下自主乘用车板块的统一管理,它整合了华晨旗下乘用车的产业链资源,是与华晨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平行的二级企业。10月份反垄断局对该收购案的公示被外界解读为宝马收购华晨已成定论。


对于宝马来说,其收购华晨制造被认为是性价比较高的选择。当前,距离2022年前宝马控股华晨宝马股权交易时间已经仅剩1个月。而在宝马实现对华晨宝马的控股后,销量及产能大概率有扩张的需求,此时以合适的价格将合资伙伴的产能收入囊中,一举两得。


据2018年10月宝马与华晨集签署的协议,华晨汽车将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权,股比调整完成后,宝马集团和华晨汽车将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股份,宝马将正式成为首个控股合资车企的跨国豪车品牌。


但另一方面,在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一汽作为潜在意向“接盘”者也再次浮现在公众面前。


首先,一汽早就对华晨展现出浓厚的兴趣。今年2月,有消息表示一汽集团正在考虑收购宝马在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华晨中国,收购交易约达72亿美元,然后一汽会将其私有化。但随后华晨中国发布公告澄清,称并不知悉该报道的资料来源。


而在更早之前的2009年前后,就已出现过一汽重组华晨的讨论,彼时正值汽车行业推进兼并重组,由于一汽与华晨地缘相近,一汽谋求重组华晨汽车的消息随之传出,但彼时发展得不错的华晨对外称,将坚持独立发展,不会被重组。如今,华晨已陷破产境地,一汽将其重组的概率也随之增大。


而如果一汽入局,局面将发生根本性改变。首先,华晨资产的打包方式可能发生改变,对于一汽来说,其新能源汽车板块在国内六大汽车集团中已处于下风。目前,长安阿维塔、广汽埃安、上汽智己和飞凡、北汽极狐、东风岚图争相抢占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但一汽重要自主品牌板块红旗并没有推出全新的新能源品牌和平台。在这样的情况下,收购华晨制造或更加深度地参与华晨重组,被认为有可能将帮助一汽迅速打造一个全新产品体系。


可以参考的是,东风在推出其旗下高端新能源品牌岚图时,正值雷诺退出中国乘用车市场业务,东风则直接利用了东风雷诺的工厂生产线及部分员工,才得以才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组建团队并陆续发布和上市新产品。


各有协同 花落谁家?


铁板并未钉钉。


虽然目前一汽方面未释放任何相关的消息,但在华晨重整二度延期,以及宝马收购华晨制造陡生变数的情况下,一汽将扮演“特殊角色”的可能性正在变得越来越高。


华晨制造会按之前的轨迹被宝马纳入囊中,还是被中途杀出的第三方“收编”?“很难预测,最后取决于各家的决心和对标的的估值。引入更多的收购方有利于卖方利益,通过竞标方式让卖价最大化。”对于华晨制造的最终归属以及华晨的重整方向,梅松林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梅松林指出,相对来说,一汽收购华晨在地域协同方面有优势,比如零部件企业协同效应。另外,双方在产品型谱方面也有一定的互补效果。资料显示,一汽总部在吉林长春,华晨总部在辽宁沈阳,而长春和沈阳是东北地区的两大经济省份,如果一汽参与华晨重整,被认为在产业链协同等方面会比较顺畅,也可能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


实际上,在地方政府的态度上,最近有一则消息有些值得玩味。据报道,11月3日,辽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国清,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李乐成在沈阳会见一汽董事长徐留平、总经理邱现东。张国清、李乐成代表省委、省政府表示,希望一汽集团进一步加强在辽宁布局,特别是在新能源开发、打造绿色产业生态系统方面深化双方务实合作。而徐留平也表示,将在包括汽车产业、消费、出行和新能源开发等在内的生态链方面加强与辽宁合作。


从时间上看,这则消息的出现颇为巧合。在此之前,反垄断局对宝马收购华晨案件进行了公示,事情基本被认为已尘埃落定,但在上述会面后不久,一汽与华晨高层接触的消息传出,宝马收购华晨制造也被传出现变数。


近几年,东北经济衰退现象持续,作为辽宁省的重点工业企业,华晨汽车的发展与东北地方经济息息相关,而一汽接手华晨可以给盘活东北经济更多的可能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0月,国资委明确表示,支持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兼并重组。而华晨的重组探讨中,一汽是中央企业,华晨为地方国企。另外在今年9月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工信部部长表示,现在新能源汽车具有企业数量太大,处于小而散的状况。要充分发挥市场作用,鼓励企业兼并重组做大做强,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这似乎均加大了一汽收购华晨的可能性。


但宝马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业内认为,对于华晨来说,如果将包含核心资产的华晨制造卖给宝马,有利于其将破产重整给公司及合资公司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巩固与宝马的合作关系。华晨与宝马有着近20年合资历史,两者的合资公司华晨宝马是华晨集团的主要利润支柱。虽然到2022年股权划转完毕后,华晨对华晨宝马的股权将只有25%,但华晨宝马仍将是华晨可靠的利润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最后华晨花落谁家,接盘者均会有比较大的偿债压力。根据二债会上透露的信息显示,截至8月13日,共有6005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经审查初步确定及暂缓确定的债权金额为499.83亿元。此外,职工债权及未申报债权约120.01亿元,累计总负债金额高达619.84亿元。这些债务具体将如何处理,在重整方案出炉后方可知晓。


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华晨也有过无数的高光时候,但接下来,落寞的华晨将走向何处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尽管处于破产重整阶段,华晨旗下人事调整仍在进行中。


11月25日,中华汽车公布,翁顺来已获委任为公司的行政总裁,自2022年1月3日起生效。同日起,阮耀达将不再担任公司的署理行政总裁。中华汽车是华晨集团旗下的子品牌,而宝马此次欲收购的华晨制造,正是负责中华汽车等品牌生产制造的公司。



本文来源【经观汽车】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免责声明】
1、车城网发表的该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立删。
2、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车城网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