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奔向星辰大海-中国汽车品牌国际化》第3期 |中国电动车开往以色列 ...

汽车兄弟(稿源) 2022-4-9 10:55 No.820

【编者按】中国汽车出海业务正在从单一的贸易输出 1.0 阶段,走向从产品到制造、营销、技术、品牌等体系化的 2.0 阶段。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为中国车企提供了加速国际化的市场空间。


中国能否走出世界级的汽车品牌?如何培养汽车国际化人才?在全球汽车产业大变局下,中国汽车品牌的出海之路面临着哪些难题和机遇?是时候将“中国汽车品牌国际化”这个议题在当下视角做前瞻、深入地探讨了。基于此,搜狐汽车策划了《奔向星辰大海-中国汽车品牌国际化》系列节目。此为第三期:中国电动车开往以色列。


出品 | 搜狐汽车.汽车咖啡馆


策划 | 马倩


2022年,你或许能在以色列的街头看到至少十个中国汽车品牌的身影。


没错,就是这块人口不足1000万、国土面积不到3万平方公里的中东地区唯一一个发达国家:以色列,正在成为中国汽车制造商的出海目的地——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它们正在这块土地上与特斯拉同场竞技。而在这里上演的故事,很有可能成为未来欧洲乃至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格局演变的一个缩影。


[ 01 制造一辆小轿车比制造一辆飞机还难吗?]


不要小看以色列在全球汽车版图中的野心,即便它的汽车工业远不如其在飞机、军事等领域的造诣。


1959年,以色列第一家汽车制造商 Autocars Co. Ltd宣布推出首款汽车,为了推销新车,他们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向公众有奖征集新车名字。最终,“Susita (寓意以色列一座古城苏西塔)”这个名字胜出(共创车名这个操作,熟悉不?)。

Susita 报纸征名广告


不过,Susita 是一个短暂且悲伤的故事。据说这款车质量差,设计有缺陷。其公司Autocars 于 1970 年代破产。虽然Susita仍被视作以色列的“国民汽车”,但它留给以色列的最广为人知的竟是一句笑话:唯一一辆“以色列制造”的汽车被骆驼吃掉了——因为Susita的外壳由玻璃纤维制成,据说这种材料骆驼很喜欢吃。

外壳由玻璃纤维制成的汽车 Susita


无论骆驼是否喜欢吃“Susita”,从1970年代至今,以色利再没有成功创造出著名的本土汽车品牌,当地汽车市场逐渐形成了以韩国车、日本车为主,欧洲车、美国车为辅的“进口车市场”


近些年,在这个全年新车销量不足30万台的市场中,现代、丰田、起亚稳居销量TOP3,且自2018年至2021年,仅有这三个品牌在以色列全年销量均超过2万台。


[ 02 电动汽车开往以色列 ]


但风向正在变化,新的玩家进来了。


2021 年,特斯拉在以色列售卖出 6299 辆电动汽车,位居当地汽车品牌销量榜的第 14 位。这是特斯拉进入以色列的第一年。


海外车企若想在以色列销售汽车,需要通过与当地经销商合作。只有一个例外就是特斯拉。这家美国电动汽车巨头得到了以色列首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颁给汽车制造商的“进口许可证”,允许其“不限数量”地在以色列直接进口和销售汽车。


过去一年,从特斯拉上海工厂下线的


Model 3(参数|图片),有一部分就是被托运到了以色列阿什杜德港口。与特斯拉 Model 3 一同从上海运送至以色列的,还有上汽MG 、爱驰等中国汽车。它们将在这里与韩系车、日系车,以及特斯拉,正面对抗。这些转变源于以色列对于新能源车市的利好。


2018 年,以色利表示“将于 2030 年禁止进口及销售汽油、柴油乘用车”。当地能源部预计,到 2022 年,以色列电动汽车销量将达 2.7 万辆,到 2025 年将达17.7 万辆,到 2030 年将达 140 万辆。这个政策的效果立竿见影。


2019年年底,来自中国的上汽MG将一款纯电动SUV 车型ZSEV驶入以色列,这款车成为以色列历史上首款纯电动汽车。此后的两年内,至少有十多个中国汽车品牌正在或计划出海以色列,它们集体瞄向电动车赛道。


要知道,在2019年之前,中国汽车品牌在以色列的存在感极低,几乎没有一家中国车企真正打开过以色列市场的大门。


如今,不少中国车企通过与以色列经销商合作的形式,或深或浅地试探着那里的“水温”。举几个例子:


中国汽车品牌出海的领军者上汽MG通过与以色列Lubinski集团合作,目前在当地共销售两款车型,除了ZSEV之外还有一款插电混动车型HS PHEV。2021年,上汽MG在以色列累计销量近3000台,虽然仍未能排进当地汽车品牌销量TOP20,但上涨势头很猛,较去年同期涨幅超100%。


2021年下半年,比亚迪通过其授权


商(参数|图片) Shlomo集团,拿下了以色列100台纯电巴士订单,这是当地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纯电大巴招标。与资源多、规模大、营销能力强的当地经销商合作,这是中国车企从0到1打开以色列市场的有效途径。


中国“新造车势力”之一的爱驰汽车在 2020 年 11 月宣布进入以色列市场。其第一款车型爱驰


U5 (参数|图片)去年第二季度在以色列交付,截至目前销量已突破 1700 台。分管爱驰汽车海外业务的柯力士博士表示,进入一个市场,首先要了解当地是否有意愿推进汽车工业能源的变革,显然,以色列是非常欢迎电动车的。“爱驰汽车在以色列能够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进军当地市场足够早”,柯力士博士说。


进入以色列的中国车企还有很多。有些是耳熟能详的老牌中国车企,有些是初创的新能源汽车品牌,还有些品牌甚至你在中国也未必能常见到。


2021年4月成立的创维汽车,对,就是那个家电企业跨界造车的创维,在同年7月宣布出口以色列。出口的车型为 Skywell ET5,最高售价190,000 新谢克尔,约合人民币 37.6 万元。据MarkLines全球汽车产业平台数据显示, Skywell ET5 去年 12 月在以色列卖出了 8 台。在中国,这款车叫


EV6(参数|图片),最高售价人民币 24万元,去年第四季度在中国卖出 3000 辆。


要知道,以色列的常驻人口和国土面积均不足中国的海南省,即便在当地车市稳居第一的现代汽车,年销量也不过三四万台。为何中国车企看中了这么小的一块市场?哪怕是在中国尚未站稳脚跟的品牌,也急匆匆奔向以色列?


其一,以色列对于汽车能源改革的决心和力度之大,为新能源车企营造了相对友好的经商环境。


在中东,以色列是唯一一个官方明确了“禁止销售燃油车时间”且有具体行动的国家。以色列的石油资源和水资源相对紧缺,太阳能和电力水平相对先进。虽然同属于中东地区,但与沙特阿拉伯、伊朗等石油大国相比,以色列的汽油价格非常昂贵。以2022年2月14日当天价格为参照,1公升汽油在以色列标价2.122美元,在伊朗是0.051美元。


资源不占优势,当然就有了改革的动力。且以色列国土面积小,电动车的“续航焦虑”在那里不是个大问题。


以色利能源部部长尤瓦尔·施泰尼茨曾表示,以色列计划把电动汽车的税收降至“几乎为零”,并投资建设2000个新充电站。据以色列当地媒体报道,目前,以色列的税收政策是:新能源汽车征收10% 的购置税,混合动力汽车要征收40%-60% 的购置税。而传统内燃机汽车要征收83% 的购置税。


以色列还推出了一项“增加电动车进口”的计划,将放宽进口电动汽车的标准,并允许当地经销商进口不符合欧洲标准的车辆,当然,最多只能400辆,做小规模销售。中国汽车制造商成为这一计划的主要受益者。


其二,以色列是汽车制造商通往欧洲市场的试金石。


作为中东地区唯一一个发达国家,以色列汽车法规参考了欧盟EC/ECE法规、美国FMVSS法规及加拿大CMVSS法规。对于想要进军欧美市场的中国品牌而言,在出口欧洲之前,以色列市场是一个理想的试验场。


以色列是一个很小但非常多样化的市场,当地汽车客户相对成熟,对价格较为敏感,具有明显的西方消费市场偏好。因为缺乏本土汽车品牌,以色列也没有保护当地汽车工业的政策性障碍。当地人们喜欢尝试新技术,对新品牌的接受程度高,汽车市场正慢慢转向以服务为主的经营理念,这些都有助于中国汽车品牌在以色列的发展。

海法新湾港


其三,以色列是中国“朋友圈”的重要组成部分。2021年,由中国企业承建的以色列海法新湾港正式开放,这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的节点港口。中国汽车品牌在进入以色列的过程中得到了双方政府的支持。


其四,出口以色列是一个好故事,尤其对于初创车企来说。资本市场乐见一个来自中国的新品牌漂洋过海到一个发达国家,这有助于给品牌背书,得到一个更大的估值。


除此之外,以色列在未来出行版图中的角色将更加重要,尤其是在全球汽车产业链中的地位。


尽管没有本土整车制造业,但以色列始终活跃在全球汽车产业链的关键环节,每年的汽车零部件和系统技术出口额近10亿美元。


尤其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领域,以色列凭借在激光雷达传感器等基于军工领域的核心应用,培育出了六千多家与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公司。著名的自动驾驶研发公司Mobileye就是以色列企业。


事实上,除了整车制造商,自动驾驶公司的出海玩家们也瞄准了以色列乃至整个中东地区。一旦产品成功地在此铺开,即可借此跳板进入北非、东南欧等更广阔的市场。


[ 03 价值大于销量 ]


不过,无论是中国车企还是自动驾驶公司,“出海”面临的挑战注定是很大的。别忘了,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在中国尚未站稳脚跟的品牌,即便得到了海外市场的橄榄枝,能否接得住、拿得稳?


据悉,在2020年的广交会上,以色列经销商 Talcar 集团看到了一场赛力斯汽车的直播,随即提出合作意愿。Talcar也是韩国车起亚在以色列的经销商。同年年末,首批 100 辆 SERES 3EV 运往以色列,在当地起亚的展厅做小规模销售。之所以是“小规模”,因其尚未符合欧洲标准。目前,这款车在以色列售价142,900 新谢克尔,约合28.3万人民币。

赛力斯以色列官网


Talcar 集团曾表示,华为入股赛力斯之后的首款车型


SF5(参数|图片)也将计划进入以色列,且这款车将完全符合欧洲标准,允许不受数量限制地销售。不过,直到今天,我们也未能看到有关 SF5 出口以色列的消息。赛力斯在以色列的官网上,仍旧只宣传着SERES 3EV,而评论大多是质疑 这款车的安全等级。


目前,虽然计划进入以色列的中国玩家越来越多,但产品真正完全符合欧洲标准的并不多。


2021 年前 11 个月,以色列纯电动汽车市场份额从去年的 0.7% 增长到 3.4%,插电混合动力汽车的市场份额从去年的 2.5%升至 4%。在纯电市场,特斯拉、上汽MG、爱驰汽车依次排名前三;但在混合动力市场,起亚稳居第一,占比超过 50%。


2022 年,更多中国汽车将开往以色列。它们将面临电动车巨头特斯拉,当地车市霸主韩系车、日系车,正在电动化转型的欧洲车,以及中国品牌内部之间的复杂竞争。


对于中国车企和与其合作的以色列经销商来说,能否在政策利好、短期投资的拉动下,获得未来更长久的商业价值呢?


无论如何,以色列对于中国汽车品牌来说,是一块价值大于销量的市场。


最后,让我们回到故事的一开始。还记得 Susita 吗?在上世纪50年代,因为这辆“以色列制造的汽车”,全世界因为开始对这个羽翼未丰的犹太国家感到好奇。聪明的犹太人可以制造出全球顶尖的飞机和军事武器,为什么造不出汽车?


事实证明,我们无法打破“规模化效应”。在汽车工业的商业逻辑里,要想在全球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需要巨大的资源投入,这是一个体量小的国家和企业无法承受的。


以色列是创新的国度,当地人们普遍具有反叛精神,鼓励打破权威,颇具危机感。许多初创的科技公司诞生在以色列,但大规模、巨头型的企业很少,更别说汽车工业了。正因如此,以色利为全球汽车品牌,包括中国汽车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市场环境。


而某种意义上,对以色列人来说,制造一辆小轿车确实比制造一辆飞机还难——但这就是汽车工业令人着迷的地方吧。


推荐阅读:


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Automobile Heritage, Culture, and Preservation. Edited By Barry L. Stiefel, Jennifer Clark.


(实习生周敏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源【汽车咖啡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免责声明】
1、车城网发表的该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立删。
2、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车城网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